粗茶淡饭饱三餐,早也香甜晚也香甜

“三月二十九日,双子座北天文台、WM 凯克天文台、哈勃太空望远镜和世界上其他几个天文台联合在《自然》杂志发表了一篇论文,说一个编号为 NGC1052-DF2 星系内部不存在暗物质,这一发现让人们确切相信了暗物质的存在。NGC1052-DF2 的现象证明了暗物质的存在……”

林森正在听的播客里正在播放着这样的资讯。

”你从小到大都生活在‘爱’里,可能根本感觉不到爱的存在,会认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优待每个人的……直到有一天,有个人突然不爱你了,你才意识到‘爱’的存在。“林森继续听着播客里的内容,“用‘不存在’证明的存在。”

(一)

什么时候开始,觉得好像总是一个人了?林森忽然想着,好像是从向凡开始加班开始吧。林森不知从什么开始早已习惯向凡在自己身边,觉得向凡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让人感觉理所当然。自认为他的陪伴也是理所当然。但好像自从向凡开始频繁加班以来,林森回家后总觉得身边少了点什么。

“咔嗒”一声,是向凡开门回家的声音,墨仔立马跑到门前坐等着。林森把墨仔抱在怀里,一起站在门口等向凡进门。墨仔是一只英短猫,七年前林森一个人不知从哪儿就带回家了。虽然说墨仔是猫,但种种行迹让人怀疑它更像一只狗。

向凡最近总是加班到七八点,开车一小时快九点才到家。“终于回来啦。”林森开心地走到门口,双手挂在向凡的脖子上。”最近加班很辛苦吗?“林森问。“没觉得啊。”向凡自然地答道,然后把买好的水果放去厨房,林森则跟着进去把热好的晚餐端到了餐桌上。

向凡好像再辛苦都觉得是很自然的事情,林森不这么想,她觉得累了总该抱怨几句发泄一下的,可是向凡好像一点需要发泄的迹象都没有。有时林森甚至会觉得这是被现实蹂躏得无法反击,是一种没有野心的存在。墨仔在林森脚边走过,尾巴勾得林森的小腿发痒,把发呆的的林森给拉回了现实。

“工作有遇到什么事情吗?”林森边盛饭边问到。“嗯,有吧。”向凡说:“如果遇到下级向自己抱怨怎么办?”林森端着两碗热腾腾的米饭放到了餐桌上想,第一反应是要评估这个人的能力,转而想到向凡已是部门经理,自然会有很多管理上问题吧。这时向凡主动去厨房拿了两双筷子,坐回餐桌前。

“我想我会先评估这个人的工作能力。”向凡夹了一片牛肉正往嘴里塞,允声道:“嗯。”“其次看这个人的工作经验,如果是经验丰富的老人,会直说问题表明态度,第一停止抱怨,第二去解决问题。毕竟抱怨非常容易且无用,但解决问题就难多了。”林森挑了挑眉,抿了一口水继续说,“但万一是职场新人,就先听着吧,说不定对方只是想发泄一下而已,太嫩了,不适合谈什么工作规划的事情。”向凡点了点头,把刚吃进去的西兰花咽了下去,然后开口:“我和你想的差不多吧。评估能力,阐述现状,让对方试着给出解决办法。

“不过我好像和你有点不一样。”“什么?”“我想我会先肯定这个人,告诉他能有自己的见解很不错,只是也要明白什么是现状,什么是目标。”

“切,你怎么这么善良,人家在抱怨哎。”林森打趣的说到。不过林森又切身体会的想了一下:向凡也在体系内,对抱怨的问题可能了解得不比当事人少,只是人和人看问题的视角有差距。林森处于体系外,讨论问题时很容易落入一种理想情况里,而事内之人真正落实下去还要面对内心的博弈,还要思考值不值得花时间去解决这个事情,最后还要真正面对面去感受那些并不乐观的气氛。林森忽然觉得自己狭隘,觉得自己总是很轻易的下结论去评判他人。她为自己刚才鄙夷向凡的善良的想法感到愧疚。

但林森也不总是能想得通的,有时甚至埋怨向凡为什么不激进一些处理问题,为什么被人言语伤害了却不表露,这些在林森看来极大的委屈向凡总是觉得正常。作为妻子的林森莫名的总是为向凡感到生气,甚至把脾气发在了向凡身上。明明是舍不得向凡在外面受委屈,替向凡愤愤不平,有时却会对向凡发脾气发泄自己郁闷的心情。林森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也感到不解。

把碗筷放进洗碗机的时候,林森正愤愤的想着这些事情。忽然向凡从背后搂着林森的腰,林森揶揄:“你闲得慌啊,还不去加班?”向凡不知做错了什么,委屈巴巴地说:“可是我想和你一起待着,我觉得舒服。”好像林森让他去加班是做了一件天大的坏事。向凡自讨没趣地端着茶杯去了书房。

林森以为表达足够多的情感是爱这个世界,殊不知向凡用更大的温柔爱着这个世界。

(二)

当林森自己在客厅看电视的时感到无聊,跑去书桌前闹向凡。向凡正在处理工作文档。林森坐在向凡边上,把下巴搁在向凡的肩膀上待着,向凡伸出指头轻轻点了点林森的额头,然后继续码字。

直到林森打了个哈欠,才发现维持这个姿势已经很久了。心里默默有点埋怨向凡怎么不理人,就捏了捏向凡的肚子。向凡又伸手摸了摸林森的额头,林森顺势把向凡的手打掉:“干嘛不理人啊?”向凡转过头委屈道:“我一直理你啊。”

眼睛还盯着屏幕正在处理的工作文档上的向凡,看得林森哭笑不得。林森掰着他的脸让他看着自己,向凡立马亲上一口说:“老婆我刚有一点思路!”言下之意是让林森放过他。林森看着向凡委屈又可爱的样子,决定放他一马。

林森觉得向凡没有野心,活得如此「存在即合理」。可后来林森才知道她错了,错得离谱。

墨仔“喵”的一声跳到了林森的怀里,林森抱着猫,一边摸着猫一边看着向凡的样子,回忆起以前的事情来。

以前林森说向凡这个人没有大目标,向凡雀跃地回答:“我有个小目标啊,有个家,有你有猫有狗狗,我就觉得很幸福。”林森表面上嫌弃,心里其实觉得很甜。林森自己的野心是什么?挣更多的钱?她自己也说不清。

林森依稀记得跟爸爸聊过相关话题,聊的是货币体系。说到咱们现在的人民币能作为法币流通就是国家在为这个货币体系背书,但至于能买多少东西,说不准了。总之她感觉金融的东西很复杂,大都知识已经记不得了,只晓得爸爸最后话锋一转:钱就是作为一种等价交换物,够用就行了。知足常乐。林森想想也是,她觉得先生就是知足长乐。

这段时间晚上缺少了向凡的陪伴,过去那些平凡的日子也让人怀念起来。以前俩人晚上有空就架着相机,把屋里灯全关了,在阳台月光下相机前看星星拍星星。或是一起窝在沙发里看一部电影,一起吃零食喝点梅子酒,墨仔就在俩人中间盘下一块地方睡觉。林森一边摸着墨仔的背,一边感叹人在哪儿墨仔就在哪儿,真是一只黏人的猫。

林森一直觉得向凡如此普通平凡,而她自己如此自命不凡(不正常),欣赏不来这样的向凡。只是这样让人觉得温馨的日子里林森忽略了那些对向凡的不满,享受着这些理所当然的幸福,那时的林森还没有想过如果没有向凡,这些幸福的日子哪里来呢?好在时间告诉林森她错了:第一林森很平凡,第二向凡很珍贵。

(三)

一件事情花了一万个小时做最终会成为大师,这句话被称为「一万个小时定律」。大多数人只看得到一万个小时之后成为大师名号的光鲜亮丽,看不到这一万个小时内的枯燥。这一万个小时里要独自忍受做事的孤独与遇到问题的无奈,然后不断训练不断受挫,不断打磨了一万个小时最终成为大师。人们只看到大师的结果习惯性忽略过程,人们总是想不费吹灰之力、天上掉馅饼,靠幻想觉得自己很特别,其实是自己太自恋。

这时和墨仔一起窝在沙发里的林森正看着《乌云背后的幸福线》这部电影。林森正想到向凡也正在做着这「一万个小时」的事情,暗自佩服了起来。

向凡不管是前一万个小时还是最后成了大师,还是后一万个小时都秉持着等流心去做事情。他都觉得这样处理很正常,他只是做他该做的。向凡沉得住气,有一颗等流心。过得好了,这水等流是这么流,过得不好了这水也还是这么流,无论如何,这水一直都是这样流。有着一颗「等流心」的向凡在林森眼里就变成了无比珍贵的品质。

电影看到一半林森已经一把鼻涕一把泪了。向凡大概听到林森吸鼻涕的声音跑了过来,看到林森哭得一脸眼泪,马上坐在旁边问发生了什么。林森糯糯的说:“电影,这电影,太感人啦。”然后猛吸了一把鼻涕。向凡把纸递了过来让林森擦擦脸,哭笑不得的看着林森说:“我怎么有你这么个泪点低的宝宝啊?看这个也能哭,看《无敌破坏王》也能哭哟。”林森瞪着向凡:“再说打你。”

《乌云背后的幸福线》里两个疯子在一起,在他们眼里的对方的怪也变得可爱。所谓相爱,可能也是接受了对方的全部吧,哪怕这个人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正往向凡的衣服上擦。

向凡给林森倒了杯热水,然后又去书房加班了。林森看着向凡的背影阵阵感动。记得以前因为情绪起伏比较大,老板说她像小孩。向凡听林森转述后立马护着林森:“那怎么了,老板也是从小孩子过来的啊。”这时林森就觉得他不太正常了,像一个大男孩一样热血沸腾,就像一只护犊的小兽。林森觉得幸福极了。

(四)

向凡不是一种都是这种温和的稳定状态,也会出现低迷期。林森一眼就能看出来。

在工作里不会有人因为你爱着世界就姑息你的问题,帮助你解决问题——或者说真正能帮你发现问题的人,是值得交往的人。向凡心里明白那些让他知道自己做错了,知道自己做得不够的人,是关心自己的人。有时林森觉得这样的向凡理性得可怕。

向凡说他有遇到其他人向他发来莫名的脾气,但是想想知道其他人有难处所以他不介意(他真的不介意吗?),他说他知道他发泄负面情绪没有用,因而选择更理性更趋近于到达目的的方法去处理这些事。

林森想可能他是对的,至少比她自己处理得更好。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林森真想冲到那个朝向凡发脾气的人面前胖揍一顿,但心里一惊,平时自己也是这个暴脾气对向凡的吗?

不管了,再想下去林森又要羞愧得无地自容了,她越发觉得向凡善良得像天使一样,就是可惜脸先着了地。林森是全世界最能晓得如何逗笑向凡的人了。林森还知道向凡情绪上这股低迷走势会持续很长时间,回升缓慢,这时需要林森这支大起大落股闪亮登场来拯救他了,当然拯救的时候只有大起的走向。

逗向凡开心的方法之一就是林森顽皮闹他烦他,让他嫌弃一番。说来很奇怪,看起来活泼的林森不爱和人打交道,看起来内向的向凡却要和很多人打交道。不过这都不重要了。现在林森对向凡的态度有了变化,对向凡更准确的描述是:向凡是位实干家,且深刻地意识到向凡是一位平凡而珍贵的人,是值得好好去爱的人。

林森自己就这样想着想着,转身抱着已经睡着且正在打呼噜的向凡,轻轻闭上眼睡着了,嘴角似乎还泛起一丝微笑。

1注:林森和爸爸聊的货币体系知识补充。他们聊从清末到新中国成立货币经历多次改革,当时国家签署了不平等条约,欠款欠得都翻不起身。国家流通货币从铜钱银子到银票,再到银元等法币。当时北洋政府时期政局更迭频繁,中央银行发行的货币公信力低,又因为欠债依赖外资银行,使得外国银行在华公信力一度高过自家央行发行的法币,外国金融势力进而操纵国内外汇率和中国金融市场的利率,这本来值钱的钱就很容易就不值钱。1929 年到 1933 年全球大萧条期间,世界银价震荡剧烈,不仅中国经济出现严重衰退,让国内银本位体制也遭受巨大打击。钱也变得不值钱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