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复吃药

到现在为止好像还是不太肯接受自己抑郁症了,总是被说不能讳疾忌医。

前几天停药就出现了危险事件,后来家人有出面协助我活下去。和死亡相比,有时候需要照顾而牺牲的东西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现在有感触为什么抑郁症自杀率这么高了,一根筋没过去可能就陨落了。今天头疼起来的时候很明显感觉到(臆想)左侧后方有根粗壮的神经抽疼,每天几十颗药物控制,不是安慰剂就是抑郁症药,情绪平稳了很多,完全不会再去思考自杀的事情了。

有时候想着这些事情决定真不可思议。

再一个身边有朋友的时候,能给予我很多能量,我就会好很多。生病了,原来我生病了啊,这种感觉很诡异。

想起来身上多处疤痕的地方,每次看到就止不住的恶心,我要什么时候才可以真正的接受自己呢?有人说抑郁症患者也算是深度思考者,我算吗?嗯哼。

今天还有一件有趣的事情,请朋友们吃喜来稀肉,吃到撑,然后提议玩成语接龙,输的人付费 1 成饭钱,于是在不喝酒的情况下光玩游戏,吃饭吃了三个多小时,简直史无前例,搞笑又温馨,大家为了死撑不出饭前发挥了成语接龙的极致。

回家的路上,心里觉得暖暖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